789654_liaoxx_1528817201866_b

  本报记者 定军 北京报道

  超大城市发展怎么办?

  随着各常住人口超过1000万的超大城市经济总量越来越大,今年以来,中国超大城市的经济增速与投资增速放慢明显。

  根据各地统计公布的数字显示,2018年1-4月投资数据除了广州、武汉、上海增速相对稳定外,成都、天津、北京、重庆、深圳、哈尔滨均出现大幅下滑,其中天津、北京、哈尔滨的投资增速分别为-21.6%、-12.8%、-18%左右。

  为什么出现这样的情况?中国社科院工业所研究员李钢认为,各个超大城市经济总量大,常住人口多,已经到了承载力转折点,现在经济放慢为正常的情况。

  超大城市服务业比重大,但是服务业生产效率难以快速提升,不能规模化生产,所以经济难以快速增长。而很多城市目前人口还没达到千万级,未达到超大城市标准,仍处于人口聚集的阶段,可能还有快速发展的条件。

  李钢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比如最近去中西部地区调研发现,很多城市人口总量仍不大,产业投资还会很快,房价也不高,发展前景大。“比如很多农民工和大学生原先在沿海超大城市发展,房价高,属于漂的一族,但是回到当地很多城市,当地房价不高,也有制造业就业机会,也能照应家里,发展也会不错。”他说。

  增速难续两位数增长

  根据各地统计公布的数字,今年以来超大城市投资增速都不高。

  以直辖市为例,除了上海1-4月度投资增速为8%,和去年同期的7.9%基本持平外,北京、天津、重庆1-4月的投资增速分别为-12.8%、-21.6%、4.8%,相比去年同期的7.8%、3%、12%,降幅分别为15-25个百分点。

  2018年1-4月深圳、哈尔滨、成都的投资增速分别为18.9%、-18%左右(预计值,一季度增速为-18%)、10%,相比去年同期的31.9%、6.3%、15.4%,投资增速降幅在5.4-25个百分点左右。

  为什么超大城市出现这么大的投资降幅,这与工业投资、房地产投资比较低有关。

  首都经贸大学研究员蒋三庚指出,超大城市普遍投资增速慢,要仔细分析原因,但是一个重要的情况是,超大城市服务业比重大,像北京、上海的服务业比重为八成和七成,经济很难加快增长的,比如律师和医院不可能像工业厂房那样投资快,生产效率也不可能太快提高。

  特别是像北京,目前大量的市场和一般工业等都在加快向外疏解,这显然使得投资增速难以提升。“超大城市常规投资容易饱和,很难持续达到两位数增长。”他说。

  数据显示,很多城市工业投资大幅下降。

  比如重庆今年1-4月工业投资为-6.1%,比去年同期低21.3个百分点。北京2018年1-4月工业投资同比下降46.6%;比去年同期低77.6个百分点。天津1-4月工业投资同比下降36.8%,更是说明了形势的严峻性。另外很多超大城市今年以来房地产和第三产业投资增速也很低。

  中国社科院工业所研究员李钢认为,一般而言,城市规模越大,经济的效率会越提高。但是像京沪等这样的城市,可能进入到了新的发展拐点,因为人口多、房价高、交通拥堵等,这都使得经济难以加快。而这些城市很多加工业,转到一些人口不多的中小城市,属于正常情况。

  经济亟寻新动能

  对于人口超千万的超大城市,在房价高、投资成本高的情况下,下一步将如何发展?

  重庆社科院城市所副所长彭劲松指出,对于超大城市而言,还是要寻找新的发展动力,像重庆前几年汽车产业发展快,最近汽车产业有波动,这影响到经济,下一步还是要有新的增长点。“对每个城市而言,核心还是新旧动能转换,在旧的发展动能消减时,新的动能要提上来。”他说。

  21世纪经济报记者了解到,很多超大城市的房地产供给变少,使得房价上升快,这对传统的工业会产生挤出效应,相应生产性服务业也会受到影响。

  从今年前1-4月数字看,全国超大城市中重庆和天津的房产地投资增速为加快,其余的武汉、成都、北京、上海的房地产投资增速均放慢(深圳缺数字)。而很多城市房价涨幅明显,4月新建商品住宅价格,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因为限购严重价格为同比下降外,哈尔滨涨幅为12%,天津为0.6%,武汉为0.5%,成都为1.1%。

  不少超大城市因为房价高,要发展一般工业很难,高端制造业可以发展,但是也面临吸引人才的问题。尽管很多城市实施了人才招募政策,但是在很大程度上推高了房价,高精尖制造业发展也有难度。

  同时超大城市要大力发展第三产业,在这些领域要加快开放,吸引高端的服务业。目前很多超大城市新动能在提升,但是整个投资仍放慢。

  比如2018年1-4月北京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长1.4倍, 但是整个服务业完成投资下降9.4%。同期天津服务业投资同比下降16.4%。上海服务业投资增速只有 6.9%。成都和深圳今年前4个月服务业投资增速分别为19.7%、8.7%,比去年同期的10.7%、24.8%有所下降。

  首都经贸大学研究员蒋三庚指出,几乎每个城市都要发展高精尖产业,比如像石化和饮料是否也属于该产业,仍不好定义。而不管是服务业还是制造业,都要注意商务成本问题。

  在房价成本越来越高时,很多人才相对难以留得住,这对经济影响大。“而要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和高端服务业,没有人才的长期积累,很难持续快速发展。”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