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李振 深圳报道

  经济效益与生态效益“双提升”,是深圳改革开放40年交出的一份满意答卷。

  一方面,全年空气优良天数,PM2.5年均浓度,生活垃圾、危险废物、医疗废物安全处置率,饮用水源地水质达标率等生态环境主要指标,深圳均位居全国大中城市前列。一方面,深圳从1979年的地区生产总值(GDP)仅1.97亿元跃升至2017年的2.24万亿元,创造了GDP年均增速23%的奇迹。

  作为全国一线超大城市,深圳在北上广深中土地面积最小,空间、资源与环境容量都最小,其“双提升”背后任务的艰巨性不言而喻。

  在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深圳始终将把生态环境保护作为推动可持续发展的内在要求,处理好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平衡。而大鹏新区恰恰成为深圳探索生态文明建设的创新样本。

  作为特区中的生态特区、唯一一个不考核GDP的行政区,大鹏新区自成立之初就担负着为深圳市乃至全国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破题探路的试点任务。

  “虽然不考核GDP,但怎样把绿水青山转化成金山银山,而并非单纯地保护原始山水,是摆在大鹏新区领导班子面前最大的课题。”深圳市大鹏新区综合办主任王继良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道。

  唯一不考核GDP的行政区

  600万平方公里的辖区内,超过133公里长的海岸线,约占深圳全市的二分之一,76%的森林覆盖率,野生植物种类占深圳市的70%,空气质量长期保持100%的优良率,而大鹏湾与大亚湾海域的珊瑚群覆盖率高达50%,大鹏半岛是深圳名副其实的“绿肺”和“后花园”。

  与大多数地方一样,在上世纪90年代经济大发展的年代,大鹏半岛出于经济考虑,引入了一大批包括电池厂、印刷厂在内的高耗能、高污染企业,对当地的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破坏。尤其对于海洋生态环境造成了毁灭性打击,甚至出现了海底荒漠化迹象。

  据深圳市大鹏新区珊瑚保育志愿联合会珊瑚保护项目经理黄晨迪回忆,由于人们随意下锚、拖网,扔废弃渔网等海洋垃圾,加上海水富营养化造成的赤潮和藻类竞争,让大鹏海底的珊瑚遭受严重破坏。

  大鹏半岛遭遇的问题只是经济高速发展背后生态破坏的一个缩影。作为改革开放大潮的起笔,深圳较早地承受了来自环境的压力。因此,深圳很早就充分认识到生态资源是其长远发展的基础、生态环境是竞争力的关键因素、生态质量是深圳质量的重要内容。

  2011年,大鹏新区正式挂牌成立,一度引发了一场关于其将如何开发以及如何在开发与保护之间寻找到最佳平衡的大猜想。

  曾有政经评论人士建言,“大鹏新区要考核生态保护而非GDP”。时任深圳市委书记王荣更是对大鹏新区提出“保护为先、科学发展、精细管理、提升水平”的16字方针。因此,大鹏新区成立伊始便确立了产业绿色转型的目标,坚持走“生态+”的生态文明发展道路。

  大鹏新区发展和财政局负责人坦言,“如果按照通行的GDP评价方式,大鹏新区经济发展确实做出了一定的‘牺牲’。但我认为这种牺牲是有必要的。”

  王继良也坦言,虽然不以GDP为考核标准,但如何考核一个地方的生态保护、生态发展状况等,当时在国内尚没有成熟的经验。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整个新区的定位是保护优先,然后再发展。“新区累计淘汰转型低端企业177家,超过建区之初工业企业总数的65%。”

  生态道路带来的效果显著。大鹏新区空气质量优良率由90.2%提升到97.5%,PM2.5年均浓度由34微克/立方米下降到目前的24.5微克/立方米,污水集中处理率较新区成立前不足10%的提升到了96.1%。

  绿水青山发展样本

  实际上,单纯保护生态并非国家倡导生态文明建设的初衷。大鹏新区的发展模式很快也遭到了“挑战”。

  因长期处于“生态控制区”“水资源保护区”等特殊格局下,大鹏新区的农村集体土地和山林限制开发,致使村集体经济欠发达,原村民无法享受到改革开放应有的福利,部分村民陷入生活困难的窘境。

  如何处理好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平衡,如何把大鹏新区的绿水青山资源转化为金山银山效益,成了大鹏新区管理者首要考虑的问题。

  王继良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大鹏新区最大的优势便是生态环境优势,其围绕“生态优势”在旅游产业、生物产业和生命产业找到了机会。

  以旅游产业为例,深圳56个沙滩中,有54个在大鹏,其半山半海的区位,独特的海防文化、渔农文化、渔村文化、客家文化构成了新区典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坐落着19个地方特色价值村落。

  大鹏新区文体旅游局局长陆飒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大鹏新区已经找到了一条依托生态发展全域旅游的“捷径”。“以大鹏所城为代表的‘旅游+传统文化’,以国家地质公园为代表的‘旅游+生态科普’,以民宿小镇为代表的‘休闲文化+旅游’,以东西涌穿越为代表的‘户外运动+旅游’等多项品牌目前已构成了大鹏新区的旅游产品供给体系。”她说。

  一组数据足见大鹏新区旅游产业的蓬勃:2017年底,大鹏新区已注册登记民宿为1378家,民宿数量占广东省逾二分之一,占全市超过95%;2017年新区共接待游客1079.9万人次,同比增长4.2%,旅游业总收入52.9亿元,同比增长8.4%。

  因大鹏新区的生态优势,生物产业与生命产业等战略性新兴产业也迅速发展。据统计,落户新区的生物医药、生命健康及海洋生物产业企业及机构已达百家。大鹏新区第三产业占GDP比重由建区之初的27%提高到40.5%,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由45.8%提高到69.2%。

  土生土长的大鹏新区居民陈科对这里的生态环境改变深有感触,作为本土环保志愿团队“潜爱大鹏”的创始人,他和一群潜水爱好者在工作之余潜入大海,连续4年定期在海底种植珊瑚礁,挽救日益荒漠化的海底世界。“潜爱大鹏”将潜水爱好者与政府联合起来,目前已在28个人工礁种了5600株珊瑚苗,成活率达到了72.61%。

  6月11日,好消息再次传来。在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即将出台之际,大鹏新区携手香港、惠州共同谋划推动旅游业一体化发展,共同打造“粤港澳生态旅游示范区”,重点推动在新区建立滨海旅游自由港 , 推动恢复南澳旅游专用口岸,试点游艇旅游自由行。

  生态环境的变好与发展机遇的到来,让不纳入GDP考核的大鹏新区更有底气与魄力。

  但在王继良看来,一切还都只是开始。“这几年一直是打基础、补短板的一个过程,不考核GDP,是对我们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鼓励,在保护的同时更好地发展,走一条美丽和发展共赢的路线,我相信我们会走得更好。”他说。